当前位置:主页 > 不同的需求 >ECFA与亚太经济合作接轨的途径 >
ECFA与亚太经济合作接轨的途径
上传时间:2020-08-14点击:674次

ECFA与亚太经济合作接轨的途径

<>亚太区域经济整合将会加快

<>驻新加坡台北代表处与新加坡驻台北商务办事处发表联合新闻稿,宣布双方同意展开对经济合作协议可行性探讨,并将在今年会商相关事宜。对此,中国外交部表示,“希望有关国家继续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审慎处理有关事宜。”而一改原先“反对其邦交国与台湾发展官方性质协议”的说法,显示两岸已经在签署“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之后,已经进一步迈出“与亚太经济合作接轨”的第一步。

<>

<><> 然而,由于与新加坡洽签经济合作协议被视为是台湾参与东协的“敲门砖”,后ECFA时期亚太区域经济整合趋势,以及未来两岸应如何使ECFA与亚太经济合作接轨?应成为两岸当局应思考的课题。

<>

<>后ECFA时期亚太区域经济整合趋势

<>

<>一、东协为轴心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

<><> 由于WTO杜哈回合谈判发展缓慢,未来进程充满不确定因素,未来国际间签署双边或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仍将蔚为风潮。特别是亚太区域内制度性的经济整合之“亚洲化”现象,将更加明显。

<>

<><> 2010年以后,多数“ASEAN plus 1”陆续生效,现实消除大多数贸易限制,因而经济合作的重心,将逐渐以“东协加三”、“东协加六”以及“东亚共同体”为重心。

<>

<><> 同时,跨区域经济整合也将增加。欧美国家着眼于亚洲广大市场商机,基于强化与亚洲连结的诱因,将寻求与亚洲国家间之合作,因而跨区域经济整合也将增加。

<>

<><> 其中,欧盟已与新加坡、印尼、泰国等东协成员国签署“伙伴合作协定”,作为二区域洽谈全面自由贸易协定的基础,欧盟与东协自2008年4月起展开之FTA谈判也可望完成。另2009年7月美国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后,美国与柬埔寨、老挝、泰国及越南举行首次部长级会议,讨论环境、健康、教育和基础设施发展等领域的共同关注的问题。未来美国与东协国家也可能发展FTA关係。

<>

<><> 此外,亚洲多数国家亦将积极与区域外国家开展经贸结盟,其中,中国继与智利签署FTA后,正与冰岛、海湾合作理事会国家洽商协定;日本继与墨西哥、智利签署协定后,亦积极将FTA触角延伸至海湾合作理事会及瑞士。

<>

<>二、APEC探讨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可能途径与策略

<><> 2006年11月在美、加、澳、纽、日、智、星等7国共同提议及会员体讨论修订,“领袖宣言”做下列指示:“进一步研究促进区域经济整合之途径,包括做为长期发展愿景之亚太自由贸易区。2007年9月领袖会议通过“区域经济整合策略报告”,各会员体支持APEC经济整合之推动,并普遍认同将FTAAP列为长期发展之目标。惟有关未来是否或何时启动FTAAP谈判谘商一节,中国及印尼等少数东南亚国协会员体係持保留态度。

<>

<><> 2009年8月于越南召开第3次ABAC大会,呼吁领袖指示部长及资深官员于2010年中制订FTAAP协商架构,以提送2010年11月领袖会议通过。

<>

<><> 在APEC,亚太自由贸易区则将成为未来讨论的重点。2009年APEC部长会议表达支持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长期目标,并已指示资深官员会议研议达成的可能途径,并在2010年度部长会议提报最新进度。2010年除持续探索达成FTAAP可能途径,以及进行FTAAP之影响分析研究之外,在实质工作层面,将进一步落实2009年通过之各项计划,包括边境措施、境内措施、跨境措施三个层面。

<>

<><> 2010年、2012年APEC的东道主分别是日本与美国,这也是日、美两国可以积极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的重要时机。但是FTAAP的成员问题、自由化幅度、实施时间表等问题,未来如何发展与进展显然仍须取决于政治决定。

<>

<>三、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

<><> 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是目前唯一覆盖太平洋两岸,联繫亚、美洲的自由贸易协定,且明文开放给APEC成员或看法相近的其他经济体,在缔约方同意下加入。2008年9月美国宣布加入TPP的扩大谈判。

<>

<><> 2010年3月15日TPP的首轮谈判在澳洲墨尔本登场,包括美国在内的8个太平洋沿岸国家开会讨论贸易协定,想要在5年内让美国出口倍增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希望藉由加入TPP,提升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地位,还準备将TPP的谈判模式作为美国未来贸易政策的範本,除了目前已经参与谈判的美国、澳洲、汶莱、智利、纽西兰、秘鲁、新加坡及越南等八个国家之外,由于看好泛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发展,包括加拿大与马来西亚等国纷纷投以高度的关切。

<>

<><> 展望未来,若TPP的扩大将成为亚太地区的新机轴,可能成为美国提倡FTAAP的基準。美国期望扩大参加国,可能形成亚太地区新国际经济秩序的核心,形成以美国为核心向外辐射至亚太区域的扇形战略连结,藉此平台建构美国的新经济圈,重启亚太区域主义,左右全球经贸体系发展。

<>

<>四、东亚共同体的发展

<><> 自1997年12月起,东盟--中国、日本、韩国和3个“10+1”都会定期举行首脑非正式会晤。1999年11月28日,在马尼拉举行的“10+3”领导人会议发表了《关于东亚地区合作的共同声明》,将原有东盟框架所涉及的贸易、投资等议题拓展到货币金融、社会文化、科技开发以及安全保障等新的领域。2001年东亚展望小组提出东亚合作的长期目标是建立东亚共同体。2005年12月14日首届东亚高峰会召开,东协十国加上中、日、韩、纽、澳与印度领袖“吉隆坡宣言”,确立东亚峰会定期与东协高峰会同时举行,承认东协在东亚峰会的主导性,并宣示东亚高峰会被定位为支持“东亚共同体”建设的战略论坛。

<>

<><> 2009年10月25日,东亚合作系列峰会在泰国华欣开幕,各国领导人同意在经济、教育、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加强合作,并在会后发表了主席声明,确认将发展一个更大共同体的愿景。同时在第十二次10+3高峰会上,各国领导人重申将10+3机製作为实现东亚共同体长期目标的主要载体,由亚细安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

<>

<><> 由于中日能否真正妥善处理历史、东海等敏感问题、能否构筑长期稳定的战略互惠关係将成为影响东亚共同体建设的关键。对此,2009年10月10日第二届中日韩领导人峰会发表的《中日韩合作十周年联合声明》中明确指出,三国致力于在开放、透明、包容原则基础上建设东亚共同体的长远目标,致力于区域合作,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上的沟通与协调日益加强。

<>

<><> 展望未来,东亚共同体的发展架构,未来可能会形成形式上是以东盟为核心、为领导,但实际事务的推动由中日韩协调为主。特别是中日韩合作的範围已经扩大到气候变化、环境、劳工、能源等问题,这些议题势必也会成为未来所谓的循序推动东亚共同体的务实合作议题。

<>

<>五、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前景

<><> 2009年10月10日,中日韩三国政府首脑在北京举行的第二次中日韩领导人峰会上,签署了《中日韩可持续发展联合声明》,声明中就三国间在经贸、科技、能源、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合作作了明确的规划。

<>

<><> 2010年5月中日韩三国峰会,正式通过“2020中日韩合作展望”,其内容除了包括要在2012年前完成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联合研究、展开三国投资协议谈判、加大贸易便利化,同时还将成立协调高效的运输和物流系统,以及鼓励各自的金融机构进入对方市场,以加强金融合作。更值得瞩目的是,三国领袖还同意于明年在韩国设立自由贸易协定常设秘书处。

<>

<><> 对东亚经济共同体而言,虽然东协加一或加日本、韩国,甚至中日韩三国等不同形式的结合,均可与东协加三相容併兼,但其中,除了如何协调与统合地区分散的组织安排外,中日韩之间如何实现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统合,将是东亚经济共同体能否建立的关键,值得密切注意。

<>

<>六、ECFA对亚太区域合作的促进作用

<><> 台北市美国商会2010《台湾白皮书》指出:美台关係若不能及早重拾往日的活力,将导致台湾过度依赖两岸贸易,使美中台三边关係失衡。

<>

<><> 2009年12月“日本经济新闻”社论表示:因应两岸推动签署ECFA,日本有必要加速推动多元化FTA战略,包括与两岸分别洽签FTA,显示对于与台湾企业合作基础深厚的日系企业而言,两岸新局不仅带来与台商正面竞争“Chaiwan”的课题挑战,也隐含了在中国大陆市场与台商合作发展的新契机。韩国则提出“Chaiwan”的名词,着重于表达两岸联手对韩国厂商可能产生的负面冲击。ECFA将使台湾生产的电子科技和化学产品等大量进入大陆市场,此举必然会威胁到依赖中国市场的韩国出口商。因此,ECFA将促进韩国加快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进程。

<>

<><> 根据2010年7月中国银行“ECFA对区域经济合作的影响”之分析,ECFA虽给日、韩两国带来了压力,同时也带来了推动东北亚自由贸易的契机,这将加快亚洲地区最大规模的FTR--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的形成和发展。一方面,ECFA将为今年正式运作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增添了新的色彩,因为台湾通过ECFA间接融入了CAFTA的合作框架,尤其是可以利用零关税优惠加强大陆台资企业产品在东南亚市场的竞争力,同时台湾也有机会在不违背九二共识的前提下,透过两岸协商就台湾与东盟等主要贸易对手协商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做出合理安排。

<>

<><> 另一方面,中国银行也认为,ECFA将刺激日、韩两国採取措施扩大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合作,以应对两岸经济一体化的新形势。这些都将促进东北亚与东南亚两大区域的经济整合,为最终形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东亚自由贸易区,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

<>

<>台星启动FTA研究之重要意义

<><> 基本上,台星启动FTA研究显示“ECFA协议有利于两岸共同应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机遇与挑战。”特别是在台湾政党轮替之后,“胡六点”已经宣示“探讨两岸经济共同发展与亚太区域经济合作机制相衔接的可行途径”,而台湾洽签FTA本来就是“衔接途径”之一。

<>

<><> 同时,彰显“合情合理对待,务实妥善处理”已经成为现阶段大陆方面处理台外签FTA之议题的主基调。特别是由于台湾以“台澎金马关税领域”正式加入WTO,成为WTO会员,拥有与其他WTO成员洽签FTA的自主权。

<>

<><> 这也正是中国国台办主任王毅在6月29日提出“合情合理对待,务实妥善处理”12字方针之原因。王毅强调:“大陆的建交国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这是国际客观现实,但对台湾出于经济发展需要,与其他国家建立经济关係是可以理解的”。

<>

<><> 此外,由于大陆对于台湾参与国际活动,已经有“个案处理的先例”。例如,2009年大陆同意台湾以“中华台北”名义的观察员身分,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第62届世卫大会,被视为“超越世卫与中共在2005年签署矮化台湾的备忘录的框架”,以及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先生出席新加坡APEC峰会等,都显示WHA和APEC模式,是大陆对于台星启动FTA研究的“务实妥善处理”模式。

<>

<><> 更重要的是,由于台湾对ECFA的疑虑与争议主要在于ECFA是否使台湾增加对大陆市场的依赖,使全球化经贸关係失衡,因而在洽签ECFA的同时与其他国家洽签FTA成为争取民意支持的重要策略。因此,台湾能否逐步取得国际或区域经济整合的参与机会,将成为决定台湾民众对ECFA与两岸经贸开放支持程度的关键因素。

<>

<><> 对此,大陆在台湾五都选举之前,让台湾以“台澎金马单独关税区”名义与新加坡洽签FTA,便成稳定台湾政治版图与两岸关係,以迈向“建构两岸和平发展框架”目标的重要策略。

<>

<>两岸应展开亚太经济合作对话

<><> 展望未来,由于台湾马“总统”已经公开宣布“要提升政府FTA小组层级,由他亲自领军,加速推动‘中华民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洽签FTA”、“要求中国大陆当局不要阻挠台湾与贸易伙伴洽签FTA的努力”,显示未来台湾能否与美日等主要贸易伙伴之间洽签FTA,以及参与东协区域经济整合,便将成为影响两岸关係走向的关键因素。

<>

<><> 事实上,台湾参与区域经济整合,对两岸均具有“双赢”的利益,除了有利于将台商在大陆投资所形成之合作关係或藉由陆资来台拓展海外市场之外,由于大陆在海外投资方面存在经济不足,缺乏资金或技术支持,不如台商。如何让台湾参与东协加一或东协加三的经济合作活动将对大陆企业在东协之布局发挥支持作用,以达到ECFA在促进两岸产业合作进入全球或区域市场的目标。

<>

<><> 更值得重视的是,2009年10月25日,东亚合作系列峰会在泰国华欣开幕,各国领导人同意在经济、教育、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加强合作,并确认将发展“东亚共同体”的愿景。对此,两岸共同参与区域经济整合,将有利提昇两岸发言地位,发挥主导作用。

<>

<><> 当然,由于台湾参与国际或区域经济整合,涉及政府间协议,以及一个中国原则。台湾想要签FTA或参与国际,如何釐清两岸关係的政治原则将是关键问题。

<>

<>综合言之,为创造两岸对参与区域经济整合的利益,两岸势必应针对ECFA如何与参与亚太经济合作接轨,进行对话。特别是该议题涉及两岸政治互信与参与模式之政治意涵,在尚难以成为两岸两会对话议题的情况之下,有必要儘快安排两岸具代表性之智库进行对话。

<>

<>

<>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