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不同的需求 >生命没有对的路,只有你决定的路 >
生命没有对的路,只有你决定的路
上传时间:2020-07-24点击:504次

生命没有对的路,只有你决定的路

克里夫兰音乐主任尼尔森教授指导音乐理论,几年来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高中一年级时,他发现大学程度的乐理听写课程对我来说太容易,便安排哈佛大学的作曲博士候选人专门为我上个别课,他是一位完全以学生的需求为考量的音乐教授。

上哈佛前,我诚实的告诉尼尔森教授我的困惑。许多人都以为,音乐家和哈佛生根本扯不上边。我如果成为哈佛生,音乐生涯有没有可能就此划下句点?如果我成为职业音乐人,婉拒哈佛大学,我会不会后悔?

我问尼尔森教授:「如果生命的交叉口有两条道路,怎幺知道哪一条是对的路?」

尼尔森教授一边专心聆听我的问题,一边深思,看到我如此苦恼,回答我的问题时,他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你也得先走了路,才知道对错,不是吗?况且,路其实没有对错,最重要的是心境。要是决定留在音乐院,你一定可以继续迈向职业音乐家的辉煌前程。但是你如果真心热爱音乐,即使成为哈佛生,绕了一个大弯,你也还是会回到艺术的怀抱中。生命没有对的路,只有你决定的路。对的路,该走的路,走起来特别崎岖辛苦,更要走下去。」

三种选择,面对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熟识的音乐圈中,有三位优秀的青年音乐家:大卫、里克和亚纪子。他们都曾经是哈佛大学的录取生,但是选择了全然不同的路,因此面对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亚纪子偷偷跟我说,她知道如果她到了哈佛大学,忙碌于音乐以外的专业,在种种诱惑之下,势必会放弃音乐的学习。所以她宁愿不要知道音乐以外的世界,专注于琴艺,因此选择放弃哈佛。

大卫说,他来自严格的家庭,家人很希望他可以到哈佛大学接受人文教育的薰陶,同时求得表演艺术外的一技之长。但是他忠于音乐,谁也没有办法动摇他的想法。大卫告诉我,除非音乐家的路走不下去,否则他不会后悔。不过他的家人始终不能谅解他的决定,他的音乐路走得异常沉重。里克是最幸运的,我们一起喝咖啡聊天,或许是春天给人的自在,他一派轻鬆的告诉我,哈佛大学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如果生命重来一遍,他还是会选择当哈佛生,因为在哈佛,他得以结交无数志同道合的音乐家,同时也是一生中练琴最勤奋的阶段。

里克不仅鼓励我成为一个哈佛人,还介绍我认识他的好朋友,哈佛大三生爱德林学姊。

属于你的人生平衡点

我一回到宿舍,马上听里克的话写信给爱德林学姐。不久,一封美丽的信从波士顿寄来克里夫兰。

亲爱的Mimi,真是抱歉回信稍晚了,这个礼拜是我哈佛大三下学期的最后一週,可想而知,这里的事情有多幺忙碌。首先要恭喜你申请上哈佛大学。至于你该怎幺做,全看你接下来四年,是希望拥有一个大学经验(college experience),还是音乐院经验(conservatory experience)。念哈佛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取得你个人完美的平衡,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难题:在严峻的大学课业标準下,如何维持你的专业热情,样样都必须你自己来,像是找到好的音乐老师,好的室内乐组合,挤出时间练习,持续专注于音乐的进展等。如果你能够成功的找到属于你的平衡点,哈佛大学绝对值回票价。

爱德林和里克能同时兼顾哈佛生和音乐人的身分,游刃有余,他们的前例大大鼓舞了我,证明哈佛生和音乐人两者并不矛盾,反而能相辅相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哈佛生还是音乐人?接踵而来的种种矛盾,或许能促使我在大学四年,追寻属于我生命的完美平衡点。

终于踏进哈佛大门

二○○四年秋天,我一个人扛着琴和一箱行李,叫了车从波士顿过查理士河到哈佛园。计程车司机用浓重的波士顿口音,将哈佛园(Harvard Yard)的A母音,拉得特别响亮。没多久,他就回头问我,送我到强斯顿大门(Johnston Gate)好吗?我看了看手中的说明单,告诉他我的宿舍是马修馆(Matthews Hall)。

司机说,哈佛大学这幺多扇大门,他不知道哪个门离我的宿舍最近。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点头。下了计程车,细看「强斯顿大门」古朴高雅的石砖和玄铁雕花,历经两百年岁月的校园入口,曾经有多少渴望求知、神采飞扬的青年学子,等待着穿越它,进入真理的神祕殿堂。带着大提琴,我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走了进去。

原来马修馆就在强斯顿大门的右边。仰望马修馆的高耸壮丽,我不禁心生讚叹。等了那幺久,终于还是到了我所归属的地方。

在生命的交叉口有两条道路,怎幺知道哪一条路是对的道路?

我从尼尔森教授得到的启示是:你得先走了路,才知道对错。其实,路没有对错,最重要的是心境。

摘自《哈佛教我的18堂人生必修课》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Photo:Curtis MacNewton, CC Licensed.

生命没有对的路,只有你决定的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