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时生活 >ECFA与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分析 >
ECFA与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分析
上传时间:2020-08-14点击:297次

ECFA与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分析
一、 前言

「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已经于2010年6月29日在重庆签署完成。「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和「海峡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合作协议」。ECFA是世界贸易组织落实双边自由贸易的一种特殊性规範,实际上也是海峡两岸的一种特殊性的「自由贸易协定」。长年来两岸主权问题有许多争议,有关经贸的法律规範经常涉及到主权争议问题,而主权争议问题却成为台湾民主政治过程中最易挑起的议题,争议愈强,愈有操作的空间与价值,经常成成台湾政治与社会成本的谱曲。为解决日愈密切的经贸关係问题,两岸政治领导人运用了高度的政治智慧,签订一项宽鬆的法律架构,为两岸进一步的经贸协商架起一个规範平台,一方面可以摆脱涉及主权的争议,另一方面可以解决複杂的经贸问题,此一政治智慧,实为一举两得,值得历史记上一笔。除了政治智慧,本文要讨论的是,ECFA 也有学术理论的价值,值得学界进一步探讨,尤其可以做为庶民釐清ECFA辩证的基础。根据组织经济学理论,有交易必有成本,交易成本係存在搜寻资讯的成本、协商与决策成本、契约成本、监督成本、执行成本与转换成本。自从1978年大陆改革开放以来,台湾产业西移实已开始,近三十年来,台商在所面临的各种挑战、风险与困境道尽台湾企业西进的美丽与哀愁,这一篇篇台商奋斗史诗,有的已经有完结篇,有的还在发展,但是篇篇都是在陈述或计算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1990年代大陆经济崛起,大陆雄厚资本与广大市场魅力无穷,然要转化成为台湾产业第三次转型,却面临许多不确定性与政治经济风险,终究不易有效成为台湾产业升级的动力,其中主要是政治风险与法律规範不足所致,长期以来两岸的政治与法律障碍已堆叠成为两岸经贸交易成本。事实上,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就是要来解决贸易的主权国家或是关税领域地区的贸易障碍,WTO本质上就是设计来降低全球贸易交易成本的官僚组织。图一所示,世界区域经济整合很盛行,这些区域经济形成的原因乃是为消除区域经济中各国贸易及关税障碍经贸,多半透过双边或是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建构区域经济。两岸经贸交流愈来愈密集,货物贸易争端、服务贸易争端、投资争端、智慧财产权争端也愈来愈複杂,为排除来自非市场的障碍因素,两岸签署EFCA实为降低两岸经贸「交易成本」的制度安排。

图一 世界区域经济整合

ECFA与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分析资料来源:经济部国贸局

二、交易成本理论

新古典经济学强调经济生活是个人理性与效用极大化的行为假定,其中个人是最主要的分析单位。然而,在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当道时期,Ronald Coase是少数极力主张对经济学的理解必须把「制度系络」考量进来的经济学家之一,1937年他发表一篇题为〈厂商的本质〉的重要文章中,Coase提出了发人深省的问题:「公司组织或厂商为何存在?」。就Coase的问题,新古典经济学是无法回答的,新古典经济学强调「市场」无所不在与无所不能,然而,在真实经济系络中,为何每个市场经济里,每年都有无数个「厂商」出现?并以类似政府官僚组织的型态进行市场经济的活动?换言之,经济活动者为何倾向于运用科层体制的方式来处理一些市场的活动,并且往往透过权威集中的方式来协调他们的决策,而非依赖市场所提供的自愿交易与自动调节的机制?对于这些问题,Coase的答案是:科层制通常比市场较有效率,也就是发生在市场中契约议价的成本大于在厂商之内所产生的「交易成本」,当市场交易存在许多「交易成本」,场商的出现可以降低一部份的交易成本;因此,经济活动需要一个「经济组织」,也是一个「科层化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公司组织,也就是厂商的存在正当性。Coase 的「官僚科层化」的组织或是「制度」安排的理论论证可以给两岸刚完成签署的 ECFA一项重大启发,对于一般庶民常问的,为何要签ECFA?

有何好处?交易成本论正可以提供一个务实而简易的概念。

一九七○年代始,经济学者Oliver Williamson将Coase的交易成本概念与资讯不确定性概念等结合,成为组织经济学的基础。Terry Moe根据Coase的厂商理论,指出厂商之所以会採取这些策略是为了要回应市场中的不确定与外部性,以及竞争环境下所衍生的成本。Williamson 结合有限理性、不确定性、投机行为、少数人讨价还价等会干扰市场的运作现象,探讨市场契约的交易行为有时不具可靠性, Williamson提出解决之道就是「制度性」安排与规範,Williamson指出,经济理性的行为者之偏好选择面临社会有限理性、昂贵资讯、不确定性等问题时,交易成本增大,此时制度就变得更重要,有效的制度安排可以提供更充足的资讯,降低不确定性,其最终就是降低交易成本。

Dahlman则将交易活动的内容加以类别化处理,认为交易成本包含:搜寻资讯的成本、协商与决策成本、契约成本、监督成本、执行成本与转换成本,简言之,当交易行为发生时,所随同产生了资讯搜寻、条件谈判与交易实施等的各项成本。威廉森将交易成本集大成,1985年他进一步将交易成本加以整理区分为事前与事后两大类。事前的交易成本:签约、谈判、保障契约等成本。事后的交易成本:契约不能适应所导致的成本;他指出六项交易成本的来源,1. 有限理性:指交易进行参与的人,因为身心、智慧、情绪等限制,在追求效益极大化时所产生的限制约束;2. 投机主义:指参与交易进行的各方,为寻求自我利益而採取的欺诈手法,同时增加彼此不信任与怀疑,因而导致交易过程监督成本的增 加而降低经济效率;3. 不确定性与複杂性:由于环境因素中充满不可预期性和各种变化,交易双方均将未来的不确定性及複杂性纳入契约中,使得交易过程增加不少订定契约时的议 价成本,并使交易困难度上升;4. 少数交易:某些交易过程过于专属性Proprietary),或因为异质性资讯与资源无法流通,使得交易物件减少 及造成市场被少数人把持,使得市场运作失灵:5. 信息不对称:因为环境的不确定性和自利行为产生的机会主义,交易双方往往握有不同程度的资讯,使得市场的先占者拥有较多的有利资讯而获益,并形成少数交易;6. 气氛:指交易双方若互不信任,且又处于对立立场,无法赢造一个令人满意的交易关係,将使得交易过程过于重视形式,徒增不必要的交 易困难及成本。 本文将威廉森有关「交易成本」的论述用以解释ECFA在两岸经贸问题的实用价值,亦即ECFA就是一种减少两岸经贸交易成本的有效制度安排,成功的ECFA架构,将为日愈密切的两岸经贸带来双赢互利的结果。

三、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问题

两岸政治分离的现实可以追塑到国共两党内战的结果,从法律观点言之,当前政治对立应是内战的延长。然而,敌对关係随着大陆改革开放与两岸民间与经贸交流而逐渐减缓,2005年4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与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进行了历史性会谈,并共同发布「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宣言,共同提出促进两岸经济全面交流,建立两岸经济合作机制的主张,这象徵着两岸政治菁英的破冰之旅,显示,两岸领导人都体认到两岸经贸交流的重要性,并应进行协商落实。但是由于主权争议与政治分治现实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导致两岸政治不信任乃至于敌对仍然存在,此一政治环境阻碍了经贸交流,成为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由于政治争议一直存在,导致涉及两岸政府与各项法律订定有许多困难,进而波及了两岸经贸往来的规範制定,例如:「货物贸易争端」、「智慧财产权保护」、「投资保障」、「农产品种权保障」等法律规範,此为两岸经贸交易成本根本所在。ECFA主要内容包括商品贸易、早期收穫、服务贸易、投资保障、防卫措施、经济合作,以及争端解决机制等,当ECFA签定以后,后续的经贸等协定将依循着ECFA所架构的原则进行协商与签署,可以预见的未来,许多两岸生产、贸易与生活的规範都能在法制化架构下进行与运作,当然会进一步减低存在已久的交易成本。

1949年至今,两岸政治分立与主权争议导致了政治与经济不确定与複杂性,许多经贸交流于与投资讯息都被政治敌对与军事安全考量长期封锁,导致两岸讯息不对称,气氛对立,双方充满不信任,导致经济交流障碍重重,台商投资经常要走后门,且凭个人关係与官僚体系周旋,这些制度性障碍,需要兴利一个新的制度性安排来化解,以减低两岸经贸的交易成本。近几年来以来,两岸政治菁英访问接触,逐渐创造和谐的氛围,并以「沟通协商取代冲突对立」,循序渐进的推动两岸制度化协商,也透过制度化协商逐步累积互信。两岸协商成果丰硕,两岸已进行几次江陈会谈,签署多项协议,ECFA便是近两年两岸领导人努力的具体成果。

四、ECFA降低两岸经贸交易成本

由于ECFA的效应是一种全方位,EFCA将有助于海峡两岸经济整合,事实上,就是生产、贸易与生活的整合,整合或一体化效应可以降低贸易往来的「交易成本」。随着ECFA的实施与发展,当台湾出口到大陆的贸易额提升,必然增加台湾岛内的就业机会,台湾的社会必然会更加开放和务实来面对大陆大陆,社会的务实态度最后会影响政府政策。为增进两岸政治信任,以及改善两岸经贸关係中的不对称性,大陆政府端出「让利政策」,并主导着ECFA的内涵与协商精神,尤其有关两岸经贸开放中,大陆承诺避免冲击台湾弱势产业,并接受台湾较大的开放要求。

根据厦门大学彭莉教授的研究,长期以来,受制于政治因素,大陆与台湾缺乏官方层面的交流与合作机制,大陆与台湾进入WTO以前,两岸经济贸易纠纷主要是企业层次的问题,未涉及两岸官方层面的交涉,纠纷处理主要通过当事人协商、仲裁机构仲裁与法院诉讼等途径处理;两岸都进入WTO后,双方採取了民间协商与以WTO作为平台处理的双重模式处理经贸争端。然而,此一新模式乃不足以因应日愈複杂化的两岸经贸纠纷。有许多台商回台对他们的同业、亲朋好友、乡亲等抱怨,台商在大陆遭受投资纠纷,都未得到应有的公平待遇,这些或实或虚的抱怨传播开来,都不利于台商对大陆进一步投资,其实也是两岸政治统合的重大障碍。

两岸在智慧财产权保护未瑧理想,台湾企业留在台湾无法征战广大大陆市场,前去大陆又面临知识产权得不到保障,导致台商投资裹足不前,其技术与多年经营管理的经验无从发展。本文就以「农产品种权」为例,两岸所採行的国际公约版本不同,台湾採1991年新版公约,大陆採用1978年旧版公约 ,所以即使台湾农产品种前往大陆注册,大陆农民仍可以种植并採收获利,台湾农民却不能种植及贩卖大陆的农产品种。当两岸签署「智慧财产权协议」后,就能形成一沟通平台,台湾可以立基于协议基础,要求大陆选择适用新版的国际公约,或在品种保护上要求大陆做出更多认证,或要求大陆针对农产品种权进行规範。ECFA签定以后,两岸得到一个规範平台,可以进一步协商扩大可申请品种权之植物种类,将台湾具优势作物,纳入中国大陆公告适用植物种类,加强保护育种者权利,这些经协商的法律规範,有助于落实台湾发展种苗种畜的产业政策,以提升农业竞争力。

ECFA及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合作协议的签署,除保护台湾植物品种权及农业核心科技外,亦是保护农民权益重要工具。根据农委会官方声明,为加强保护台湾植物品种权以及农业核心科技在中国大陆之权利主张,如不签署ECFA将永无机会,亦无管道主张权利来保护我国优良植物品种及农业核心科技,故两岸签署协议有其必要及急迫性。换言之,两岸经贸合作及农产品交流日趋频繁,须藉由相互受理两岸植物品种权及智慧财产权的保护,来防範侵权事件。在双方签署「海峡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协议」后,台湾优良农作物品种及农业核心科技即可以经由品种权、商标权、专利权、着作权等形式申请保护并主张权利,来获得在中国大陆境内之智慧财产权保障。 可以预测的,6 月 29 日双方签署「海峡两岸智慧财产权保护协议」后,台湾优良农作物品种即可 以品种权搭配商标权等形式申请保护,防止山寨版台湾水果之影响,以获得在中国大陆境内之智慧财产权保障。

就金融而言,由于两岸金融市场存有结构性差异,无论是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幅度,或是金融机构的家数、资产规模,均有极大的差距,两岸都是WTO会员,大陆地区对外资金融机构市场进入门槛的限制、业务经营的限制,已构成台湾金融业者在大陆地区展业的障碍,必须藉由已签署的MOU及ECFA架构进行后续协商,才能创造互利双赢的结果。由于政治因素,长久以来两岸银行之间必须通过第三地银行来进行清算业务,例如香港汇丰银行,如此产生许多交易成本,包括手续费、时间与人力成本等。随着两岸民间经贸交流日愈频繁,金融兑换及货币清算与时遽增,虽然其进程并非一步到位,EFCA可以扮演因势利导的框架平台,实际上就是减低两岸间金融部门交易成本的制度安排。本文同意多位大陆学者的建言,可以建立「海西金融试验区」,意即选择海西建立金融业的「早收区域」。过去台湾人在大陆买房地产多透过黑市金融管道交易,风险极高,被黑吃黑屡屡频传,都得不到适当的司法管道讨回公道,ECFA 签定后,两岸地下金融及黑吃黑的金融风险会降低许多,台商可以直接在大陆当地的台湾所属银行办理抵押贷款,所有金融可以合法化与透明化。显然,ECFA的法律架构扮演着减少两岸投资与贸易的交易成本。

根据ECFA 未来成立的「两岸经济合作委员会」是一个协商的平台,主要功能包括:完成为落实「两岸经济协议」目标所必需的磋商、监督并评估本协议的执行、解决任何关于「两岸经济协议」的解释、实施和适用的争端等。此一平台 的功能即在有效落实制度运作,即减低了两岸经贸的非市场成本与市场成本。2008年起,两岸进行五次陈江会谈共签署18项协议,这些法律文件都是要解决两岸经贸交流所衍生的问题,最终是要降低两岸经济的交易成本。由于大陆已经很重视南台湾民众对大陆的观感,本文建议,未来的ECFA协议谈判,台湾应该主动提议签署「两岸偏远地区经济协议」,该协议可以涵盖对偏远地区经济的重视,并对偏远地区给予特殊优惠的协助资;对南台湾而言,就是重视南台湾农渔业、传统产业、中小企业、传统加工业等,对大陆而言,就是台商优先投资大陆内陆地区的优惠政策。总之,未来的ECFA谈判还有漫漫长路,「两岸偏远地区经济协议」的新思维应提早酝酿,如此,ECFA便能让全台湾各地区、各产业都能获得相同好处。

一、中文部分:

陈武雄 〈捍卫台湾品种权〉《中国时报》2010年7月7日。
杨权 〈MOU 及ECFA后的两岸金融合作〉,「ECFA后两岸关係新形势」学术研讨会,成功大学举办,2010年7月19日。
彭莉 〈论ECFA框架下两岸经贸争端解决机制的建构〉,「ECFA后两岸关係新形势」学术研讨会,成功大学举办,2010年7月19日。

二、英文部分:

Alchian, Armen A. and Harold Demsetz. 1972. ”Production, Information Costs,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62: 777-795.
Coase, Ronald. 1937. “The Nature of Firm”, Economica, 4, 16: 386-405.
Coase, Ronald. 1960. ”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 The Journal of Law & Economics. 3: 1-44.
Duff, Lois 1997 The Economics of governments and Markets: New Directions in European Public Policy. London: Longman.
Eisenhardt, K.M. 1989. “Agency Theory: An Assessment and Review,”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14, 1: 57-74.
Jomo, K.S., “Comment: Crisis and the Developmental State in East Asia”, in Richard Robison, Mark Beeson, Kanishka Jayasuriya and Hyuk-Rae KimPolitics and Market in the Wake of the Asian Crisis. London: Routledge, 2000, pp. 25-33.
Kang, David. 2002. Crony Capitalism.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Krugman, Paul. “The Myth of Asia’s Miracle”, Foreign Affairs, 73, 6: 63-78;
Krugman, Paul. 1999. “The Return of Depression Economics,” Foreign Affairs,
: 56-68;
Moe, Terry. 1984. “The New Economics of Organiza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28:739-777.
North, Douglas. 1990. Institutions, Institutional Change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North, Douglass C. 1990a. “A Transaction Cost Theory of Politics, ” Journal of Theoretical Politics, 2, 4: 355-367.
Simon, Herbert A. 1991 . “Organizations and Market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 5, 2: 25-44.
Williamson, Oliver E. 1975. Market and Hierarchies. New York: Free Press.
Williamson, Oliver E 1985. The Economic Institutions of Capitalism. New York: Free Press.
Williamson, Oliver E. 1996. The Mechanisms of Governance. Oxfor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Williamson, Oliver E. 1999. “ Public and Private Bureaucracies: A Transaction Cost Economics Perspective,” The Journal of Law, Economics & Organization, 15, 1: 307-342.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